清债案例

您的当前位置: 主页 > 答疑解惑 > 清债案例 >

要脱贫先清债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发布于:2016-06-28 11:49

 

回想起2011年农历腊月二十四过小年被追债的情形,湖南省资兴市州门司镇顶辽村党支部书记何忠池至今惊魂未定。当天下午5时许,她从资兴市交通局办完事回村途中,乘坐的客车竟被中途截下。

截下她的是村级公路建设承包商,之所以被截,是因为村里还欠50余万元工程款没结清。不给钱不让走,同行乘客与讨债者好说歹说都无济于事。被逼无奈的何忠池只得当场应允,回村先用两个女儿外出打工攒下的准备建房的6万余元垫上。第二天,工程老板一分不留地把存折里的钱全部取走。

虽然与何忠池被追债的经历不同,邻镇八面山瑶族乡兰洞村党支部书记徐小林的“讨钱”经历也与过年有关。2007年农历大年三十,徐小林仍奔走在郴州市里,请求各部门资金支持,帮助村里偿还因修路欠下的债务。后来,徐小林因此被戏称为“乞讨支书”。

两位贫困村党支部书记的不同经历,折射的却是同样的辛酸。如今,正值湖南省行政村合并的关键时期,为杜绝这种现象重演,资兴市以行政村合并为契机,着重化解村级债务,决不让贫困村背着沉重债务脱贫攻坚。

欠债原因多样

基础设施建设负债占比最大

顶辽村位于资兴市最高峰八面山的半山腰。村里最多的资源是楠竹,平均每户有30亩左右。可是,由于过去村里一直没有通村公路,楠竹运不下山、出不了村,甚至客运汽车也入不了村,村民们困在青山中受穷又受累。

“楠竹变不了钱,只能当柴烧。”村民黄小庆告诉记者。修路,成为村民多年来的最大心愿。2010年,村里痛下决心要把邻村双江村至顶辽村的通村公路修好,全长7.3公里,预算230多万元。而当时村集体仅有15万元,市交通局配套105万元,资金缺口成为造成村级债务的原因。

兰洞村也面临同样的问题,所不同的是,因乡镇合并,兰洞村于2012年由原烟坪乡合并到青腰镇。而这两个乡镇方向正好相反,所以,村里2005年花费118万元修建的通村公路还得再修。

2013年,村里重修通村公路青兰公路5.81公里,共花费230余万元,市交通局配套145.25万元,仍需自筹资金85万元。2013年,路修好后,兰洞村的村级债务也达到历史最高点,共举债60余万元。

“虽然债务不少,但是,确实是为群众办实事欠下的,加上我们落实了村务公开,乡亲们知道来龙去脉,就不会有意见。”徐小林坦言。

据资兴市农业局经管站站长段建斌介绍,目前全市村级负债原因主要在于基础设施建设欠债,但也有个别村系由于经营不善、管理不善造成,存在开支随意甚至大手大脚的现象,导致新增欠债。

清欠途径有限

争扶持跑资金上级批钱还债

通村公路修好后,客运汽车开进了村,外地客商也主动上门收购楠竹了。短短4、5年间,村民的收入从修路前的人均1000余元增加到现在的6000多元,70%以上的村民住上了新房。

村民的日子好过了,可因修路带来的村级债务却让村干部压力倍增。由于村里几乎没有集体经济收入,还债资金绝大多数是靠村干部向上级领导张嘴“争”扶持、向有关部门双腿“跑”资金筹集回来的。

顶辽村的公路,由于缺钱中途停工6次。2014年,顶辽村利用郴州市市长瞿海下乡调研的机会,积极汇报,获得市长特批30万元化解债务。2015年向时任资兴市委书记陈荣伟汇报,获特批资金20万元。此外,村干部积极向资兴市有关部门争取资金23万余元。

“反正是代表乡亲们,就算是个人厚着脸皮四处去‘讨’、去‘要’,我也有底气。”徐小林告诉记者,为广开财源还债,他把所有在郴州市任职的领导干部搜罗个遍,只要是能沾上边的,他都一一去求助、去反映。

掐指算下来,2013年徐小林共外出39次,有100多天在外奔波“讨钱”。为了能直接向上级领导汇报情况、当面求助,有一次徐小林曾经连守4次才见到。2014年10月24日,下午3点徐小林就到有关领导办公室走廊等候,由于公务繁忙,直到当晚将近7点,才找到机会进去当面汇报相关情况。一周后,时任资兴市长、现任书记贺遵庆帮助村里解决了最后33.4万元欠债。还清了债务,乡亲们高兴地说,多亏徐小林‘跑’钱‘跑’了近百次,让村里修通了这十公里路。

消债不能“省事”

发展量力而为不可蛮上项目

一方面需要加大力度投入建设、修缮公共基础设施,另一方面则是村集体经济基础薄弱,缺乏必要建设资金。不从事建设,村里越发闭塞、贫困;要投入基建,修路又没钱,这样的矛盾究竟如何平衡?

在村支书徐小林看来,不能等钱都到位凑齐了再上项目,毕竟国家扶持政策和配套资金不等人,轻易错失发展良机就太可惜了。

段建斌告诉记者,从发展的角度来说,村级背负债务并不是坏事,但一定要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,村里量力而行,不能霸蛮硬上项目。过去,资兴个别村庄存在村级组织“霸蛮”上项目导致欠债严重甚至积重难返的现象。

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顶辽村的公路虽然已修到村部门口,但目前仍有3.1公里村级公路延续段以及2.4公里组级公路的项目规划,由于资金缺乏没有着落。“修好后,更多的农户将受益。”何忠池说,可是现在由于村集体缺乏资金来源,完全靠自筹很难实现,只有靠继续向上争取,待有了一定的铺底资金后再正式开工。

“只挑得动100斤,还是不要硬挑200斤。”何忠池坦言,村里确实需要搞建设,但搞建设还是得根据实际情况分步骤进行,不然欠下的债务太多了,实际上并不利于村庄稳定发展,而且作为第一责任人,村级带头人压力也太大。